白练秋

无题02

      进入瞎扯模式,从现在开始就要瞎扯到底了QwQ
——————————————————————————————————————————————————————————
         苏幕遮醒来时,弟子还未将他的衣服换下,只来得及替他将身上的伤口简略包扎一下。

        “苏某昏过去了多久?”苏幕遮皱眉。

“不长,半个时辰不到。”叶英答道,“苏兄与友人赌骰时,还会中透骨钉?”

       “当然,苏某与友人之间关系一向颇为友好,见面时都会切磋一二,中透骨钉不算什么吧。”苏幕遮面不改色地瞎扯道。
02
       “……没有人会在与人切磋时使用透骨钉吧?”

       “也许有些唐门弟子会用呢。”苏幕遮继续扯淡。未受伤的左手下意识的伸向腰间,在外袍之下,藏有一柄长剑。他倒不是对叶英怀有戒心,而是担心有人在无意间触碰了此剑,酿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腰间一片空,什么也没有。

       苏幕遮脸色骤变。

       叶英注意到了苏幕遮的动作,从桌上拿起一把黑鞘长剑,“苏兄可是在找此剑?”
      
         苏幕遮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最坏的结局。“正是,敢问叶大庄主可有将此剑细细查看过?”
       
       叶英一愣,摇头,“没有,莫非苏兄这把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特别之处嘛,有倒是有,只是……算了。”苏幕遮摇头,“倒是刚才替我换药的弟子,他可有碰过剑柄?”

        叶英细细想了想,再次摇头,“没有。”

        “那样最好。”苏幕遮舒了口气,“不瞒叶大庄主,此剑名为‘寒心'。”

       叶英心下一凛。
寒心剑[1],传说中杀人不见血之剑。但,就连消息最灵通的隐元会也不知是何人,何时,用何物,在何地所铸,现由何人所持,又有怎样的故事。只知此剑凶煞无比,寒气逼人。且剑上自带寒毒,凡接触寒心者,除寒心剑主人外,皆会在半个时辰内毒发身亡。其死状骇人,如冤死厉鬼前来索命。

        传说,寒心剑上一次现世,是在隋末天下大乱,太宗皇帝尚还是秦王时,身边有一位骁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将军,姓苏,却无人知其名。而那位苏将军所用之剑,便是寒心剑。传闻那位苏将军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剑法,且杀人如麻。凡被苏将军所杀之人,伤口处皆被寒冰封冻,光滑如镜,没有丝毫鲜血流出。

       后来,高祖退位为太上皇,搬入大明宫。太宗继承帝位,但那位苏将军却不知所踪,自此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苏兄莫非就是那位苏将军的后人?”叶英挑眉。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苏幕遮漫不经心地回答,“此乃我苏家隐秘,不方便告予叶大庄主,还望见谅。”

       “还请叶大庄主命人为苏某准备沐浴,今夜麻烦庄主了。”

        待侍女掩门告退后,苏幕遮站在窗户前,清澈的黑瞳里映出了金光点点,那是从窗户下走过的藏剑弟子。远处,灯火辉煌,不知是藏剑的灯火,还是扬州城的灯火。
       
        真美啊,原来在他不经意间,这天下,又如当年般繁华。可繁华又有什么用呢,当年与他一同守住这天下繁华的人早已消逝,只剩孤冢独立,黄沙莽莽了。而今朝廷为奸臣所控,明辨是非、敢于直言之人,几乎没有了。
       
        不过他已经离开了那里,发生什么,又与他何干?

        苏幕遮轻叹一声,收回飘远的思绪。

        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苏幕遮伸出手,口中低声念出古老涩晦的咒言。接着,淡淡的光晕从他手上散出,竟是一朵如轻纱般青兰凭空开出。

        月华如水,直直透过轻纱般的青兰,衬得青兰上那些鲜红的花纹如活过来一般扭曲着,透着令人疯狂沉迷的美感。

        苏幕遮伸手,将青兰移至窗户外边,下面是一片花坛。

        “我要在这里待几天。”苏幕遮的声音很是柔和,如华美的丝绸,“我信不过别人,就由你替我守着,可好?”

        青兰的四周散发出淡淡的青色光晕,像是应了一声,苏幕遮轻笑,松开手,青兰在空中打了个旋,落入花坛中,消失不见。

       

   
      

[1]寒心剑:纯属扯淡,历史上并没有这把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