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练秋

【苏君】岁岁无终

*拖了很久的新年贺文


*是和桃子的联文 @瀛潇楼 ,她古代pa我现代pa,请大家督促她!


*极度ooc,极度放飞自我


*深夜赶稿困死,有错别字请私信我,别评论,我要面子


*全文无聊日常清水,全年龄向


*祝大家新年快乐食用愉快





君无意从警局走出来的时候,城市已经淹在夜色中。古色古香的路灯划出一片微弱的温暖,漆黑的像墨一般的颜色充斥其间。

 

苏同还是穿着他最钟爱的灰色系衣服,不过看着有些眼熟,好像是元旦那天君无意送他的礼物。

君无意立刻走向苏同,“久等了。”

 

“怎么今天还这么晚?”苏同轻轻说,把手中的糖炒粟子递到他手上。君无意的手总是冷冰冰的,哪怕是三伏天也能摸到丝丝凉意,所以苏同也就习惯了每次等君无意时给他带些暖手的东西。

 

“要过年了,总要把事情给值班的同志整理清楚。”君无意说。糖炒粟子拿着有点烫,可能是自己手温度有点低的缘故。君无意倒是挺喜欢这种拿在手里烫烫的感觉,说不上为什么,“今晚吃什么?”

 

“不知道。”苏同答道,“是叶叔叔派人过来做的。”

 

说到这,苏同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叶舫庭把我赶出来了。”

 

君无意笑了一声,苏同的厨艺有目共睹,平日也用乐于祸害食材,他做的饭让人可谓避之不及。他想了想没有接话,拆了板栗袋子,摸出一个自己剥了吃。


没想到苏同又来了一句,“我还想试试刚学的鱼。”


君无意真心实意地被呛了一下。他想了想,问苏同,“今晚有饺子吗?”


苏同稍稍反应了一下才回答他,好像还沉浸在没有下厨的悲伤中,“好像包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出了警局所在的街道,拐到大道上了。君无意只觉眼前徒然一亮,满目花树银花,将整条街道照的宛如白昼。这里是市中心的主干街道,每一年市政府都会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来尽可能把它们布置得美丽大气。不过这种待遇也仅限城市中主干的十二条大道,像隔壁警局所在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只有孤零零的路灯屹立在寒冬中。


君无意和苏同肩并肩走上街道,此刻街道虽然灯火通明,却空空荡荡的,偶尔只能看见一两个裹着大衣,面带喜色的人匆匆而去。市中心往常可不是这样的,正常的市中心除了永远的灯火通明外还有永无止尽的车水马龙,人行道上挤满了匆匆来去的行人。而今的街道实在是太空旷了,虽然还能看见车和行人,但是比起以往就太少了。


“每次一过年,整座城市就空荡荡的。”君无意附在苏同耳边轻轻说。两人本来就身高相近,稍稍靠近就很容易贴在一起,于是两人总是附耳攀谈,神神秘秘得好像在说情话,“大家都回家过年了。”


苏同微微偏头,“挺好的,至少不堵车了。”


君无意愣了一下,然后笑笑,问苏同说,“后天什么时候的动车?”


下午三点过的。苏同回答道,我刚刚看姐姐的消息,说是君叔叔今天下午也到他们那里了。


你紧张吗苏同。君无意眼里渗出一点笑意,“这好像是我答应你之后第一次回去见我父亲。”


“紧张有什么用。”苏同的声音还是淡淡的,但是君无意却瞧见了他的眼神乱飘。


所以苏同还是在紧张。


发现了这个事实的君无意差点笑出声,但最后他只是拍了拍苏同,“没事,父亲早就知道了。”


“倒是你,苏同,你今年怎么又不回去?”


“回去没意思,被一大堆人围着问东问西的。”苏同一直不太在意他家里,“留在这里陪你更有意义。”


“你也有很多年没有见到他们了吧。”君无意说。


苏同耸耸肩,“差不多从那年我考研到这里就没回去过了。”


苏同想了想又说,“其实回去没什么意思,我父母过年都不回来,老家都是些便宜亲戚。”


苏同很少主动说起自己的家事,君无意也只是略知一二。苏家应该是个豪门大户,苏同这一支是苏家的本家,苏父苏母常年在国外做生意,把苏同一个人丢在国内。苏家中比较主要的几个成员也都跟着苏父苏母混迹国外,留在当地的就只有没本事出去的,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拉着那些本家子弟嘘寒问暖,一度让苏同非常反感。


至于苏父苏母,苏同与他们相处并不是特别亲近,大概也就是在w信上每几天发条消息问问,偶尔回国,苏同就过去见二老一面,仅此而已。


君无意笑笑,“我还是想见见爸妈。”


苏同愣了一下,抓着君无意的手紧了紧。


君无意也回握了下,微微转头,略硬的鬓角擦过苏同的脸,让人错觉下一秒他就会亲上来。


“明年吧。”苏同突然说,“明年我一定让爸妈回来。”


君无意忍不住笑得更深了,“好。”


又往前走了一段,两人转入了另一条街上。这里也算是城市的主道,但比不得十二主道的宽阔气派。当然,这条路上也没有张灯结彩的,路灯的光落下,在地上打出丢了叶子的树木的影子,有点鬼片特有的阴暗。


苏君二人的居所就在这条街上,当时买房时特意照顾君无意上班,才选了这里。


买房子的时候君无意并不太同意,虽然这处由苏同精心挑选的房子无论是小区环境,格局还是采光都是一流,但问题是一处在黄金地段的住宅区,价格会高到什么程度?君无意不知道,苏同也没有告诉过他,但显然以君无意的工资来说是买不起的。


最后说服君无意的还是苏同,那天苏同对他说,“如果说买下这个房子是在我们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能让我们有个舒适温暖的家,那我认为无论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接着苏同凑过来亲他的眼睛,“无意,这个地方的确离你上班地方很近,也并不影响我,也不会对我们的经济造成负担,条件也的确很好,为什么不买呢?”


君无意无话可说。


于是从此之后君无意就过上了有时出门买早饭顺便在警局门口转个圈的日子。


“对了苏同。”君无意突然出声道,“明天我就有新的年假了,春天到了去看樱花吧。”


说完他才觉得脸上突然有点凉,伸手一摸发现是水滴。他抬头,发现有细小的白色冰晶飘落。


苏同一把抓起他的手揣在自己大衣口袋里,“是下雪了。”


“只要你没问题,我都有时间。”


君无意微微低头,唇角带笑,“当然没问题。”


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了两人满肩。


 

 

回到家里时正好是叶家请的厨子要走的时候。两人与厨师客套几句,最后给对方手里塞了个大红包,在道喜声中送走了对方。


转过头,叶舫庭正悄悄夹着一块鸡肉往嘴里塞,然后被眼疾手快的苏同用筷子拦下来。被拦下来的叶舫庭很不满意,嘟嘟嚷嚷的,苏同也成功收获了沈祝冷漠一眼。


之后的故事,也无非是热热闹闹吃了顿年夜饭。每年差不多都这样,不过今年有所不同的是小花开考了外地的大学,过年没回来;而叶舫庭今年正式和沈祝确立关系,就一起带回来吃饭了。


吃饭到一半的时候,君无意收到了花开的w信视频通话,接通后电话那头的花开裹得像粽子一样朝君无意拜年。


全程苏同都紧紧搂着君无意,君无意想要是苏同是什么毛茸茸的动物的话,恐怕身上的毛都炸开了。


多大年纪了。君无意有点无奈。


电话一结束苏同就一把把君无意手机抽走,君无意哭笑不得,偏头在苏同脸上亲了一口,小声抱怨说多大的人了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


这厢苏同还没答话,叶舫庭就在对面捂眼睛大声嚷嚷说没眼看没眼看。


然后她成功收到苏同冷冷注视。


旁边的沈祝把她护在怀里,抬头和苏同对视。


君无意差点笑出声。


 

吃了饭的保留节目照样是看春晚,往年的惯例是看完春晚叶舫庭就留宿在君无意家。不过既然今年叶舫庭也荣耀脱单,自然也不可能留在君无意家。差不多在十点左右,两人就道别了,走的时候君无意还听见叶舫庭在跟沈祝说要放烟花。


叶舫庭和沈祝走后,这个屋子瞬间安静了大半。不过想想也是,毕竟苏同和君无意都不是热闹的人。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看春晚,偶尔点评两句,直到苏同实在看不下去某个小品跑去洗碗。


君无意当然还在沙发上继续看。


当主持人倒数跨年时,苏同终于洗碗回来了。他坐到君无意身边,把脸凑了上来。


“我爱你,无意。”


“我也是。”


“新年快乐。”


电视里主持人大声喊着新年快乐。


两人的唇最终碰到了一起,开始厮磨啃咬。


在他们旁边,窗户外,大片的烟火在天空绽开。



新年快乐。



【END】

艾特组织  @东方莜夜 

评论(5)

热度(16)